2022-23赛季NBA完整赛程制定过程全揭秘
10-04/1664867264

  为进一步透彻理解如何制定安排NBA全联盟所有30支球队的82场比赛日程,《运动家》杂志独家专访了NBA篮球策略分析部门副总裁Evan Wasch。采访对话内容有少量编辑修改,目的是更加通俗易懂、简洁清晰。不然该如何通俗的描述一段包含了涉及宇宙原子相关理论,以及解释说明联盟球队背靠背比赛次数逐步减少原因的对话呢?Wasch还详实阐述了NBA每个赛季如何挑选参加圣诞大战的球队以及全国直播比赛对阵双方的安排原则,并且解释了能否从赛程上看出NBA联盟掌握凯文-杜兰特和多诺万-米切尔交易的最新内幕动态。

  如果你觉得日程安排无聊透顶,那就大错特错了。以下就是全部采访对话内容,不过你可以先思考一个问题:你更希望自己的主队一次性打完所有客场比赛?还是整季外出41次,每次只打一个客场?

  问:当你要为所有30支球队制定82场比赛日程时,会从哪一方面开始?你和球队大约什么时候会着手操办这项任务?

  答:整套工作流程基本上要耗时近一年,对于工作强度和专注力的要求相当高。每年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收集梳理下赛季30支球队主场球馆的可使用时间信息,这项工作一般从初秋就开始了,大约在11月份左右。我们会向所有球队发送备忘录,要求他们填写主场球馆的占用情况。通常情况下,绝大部分球馆当时都会有较为充裕的档期。然而圣安东尼奥要举办牛仔竞技比赛,洛杉矶有格莱美颁奖典礼等情况,说不定还会有迪士尼冰上之旅活动。不过大多数活动当时都没有定档。之后的冬春夏三季,球队会频繁更新本队球馆的档期占用情况,音乐会、大型活动、包括全美橄榄球联盟赛程都会相继出台,我们就能明确哪些日期必须避开。比如在费城,由于76人队与老鹰队的场馆共享一个停车场,那么就不能将两支球队的主场比赛安排在同一天。所以说场馆日程安排其实是不断变化的,这其实是一个相对被动的过程,在某些关键时间节点,会有大量的信息需要处理并统筹规划。全美冰球联盟的赛程出台后,我们也要弄清楚哪些日期已经被当地冰球队占用,哪些日期可以安排NBA比赛等等。我们其实在每年总决赛之后,就会着手启动这方面的工作。要知道总冠军的归属,实际上直接决定了全美直播比赛的重头戏——揭幕战和颁奖仪式。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传统意义上来说,卫冕冠军总是会在圣诞大战主场比赛,所以总决赛期间这项工作就会开始。

  7月初的自由球员、交易市场等联盟动态,对于我们全美直播比赛的计划安排有着深远影响。大约在每年7月第2周,我们会与比赛转播合作伙伴第一次商谈敲定新赛季转播计划,这时基本上可以梳理出整季比赛日程的大致框架,包括了170场左右的电视直播比赛,以及先后顺序。一旦直播场次确定,我们就开始筹划客场比赛,尤其是那些需要球队穿越几乎整个国家的距离去参加的比赛。如果定下金州勇士队在某个节点将飞往波士顿比赛,开启一段东部客场之旅,那么你就要同步确定接下来的行程:是否要在纽约进行一场全美直播比赛?或者是迈阿密?诸如此类。

  我们基本上是通过全美直播比赛和长距离客场之旅,来确定联盟赛事日程的主要架构,这部分工作一般会在7月初完成,然后会交给由Patrick Harrel领衔的数据分析专家团队,他们将比赛日程信息输入专门的软件,它首先会将所有重要比赛日程确定下来,然后根据既定日程框架,充分考虑所有客场作战、背靠背比赛、周末精选、赛程难度平衡,对阵球队分散性等限制条件因素,逐步制定完成所有1230场比赛的日程安排。也许你会指出我们不可能做出一份无比详尽完美的赛程安排,但是我们已经尽全力做到最好,毕竟是通过电脑计算分析过的。围绕各类设定好的限制条件,软件会排除掉无数种可能,并计算出多套不同的赛程方案。我们的团队会逐一检阅,审核哪些方案是可行的,哪些是不符合要求的。他们也许会将部分方案重新返工“这一版方案看起来不错,但是存在少数问题需要解决。”这部分工作大约会持续到8月初左右。一旦得出一套让人基本满意的草案,我们会继续通过人工复审的方式,来查找和解决其中存在的细微瑕疵。

  同时,我们也会将草案发送给各支球队,给予他们一至两天时间反馈意见建议,主要是确认球馆档期是否可用。如果球队提出的反馈意见没有实质性意义,比如“我觉得这段客场征程不太合适,里面的背靠背比赛太辛苦了,你看这一场能不能改成在我们的主场进行?”我们通常无法全部满足。因为到这个阶段,改动某一场比赛日程,影响的可能并不是一支球队或者参赛双方,而是会产生多米诺效应,波及到其他所有的球队,所以对此能做的很少。但是我们会尽量妥当安排,之后才会公布完整的赛事日程安排。

  问:所以当球队和球迷抱怨赛程安排不当时,其实你在前期筹划阶段就已经了解过他们所提出的意见,对吗?

  答:是的。最有趣的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总会有球队将赛程草案泄露出去。这与正式版本的赛程有少许出入,因为我们会做出些许微调,再对外公布。比如前段时间我在网上看到的完整版鹈鹕队赛程,就与正式版本有所不同。希望球迷们不要把错误的日程当真,混淆比赛的时间地点。我们确实会 提前知晓球队的意见,也会在员工审核阶段仔细审视这些内容。如果我们将赛程草案发送给球队,这就表示我们相信这份草案基本上可以公布,其中的安排计划都是公平公正的。球队有意见是正常现象,但是绝不会发生球队提出一个问题,我们会觉得“见鬼,这方面我没考虑到”。我们会认真对待每一条建议,这其实就是一个反馈想法的环节。有时球队的反馈可能会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会理解我们是基于公平的角度制定这套方案。不过去年曾经有一支中西部的球队提出他们首先要远赴东部开启一段客场之旅,然后回到主场打一场比赛,紧接着再次飞往东部继续征战。我们也重新检查了那段赛程,理解球队如此奔波的确辛苦。但是我们最终的回复是:“我们没有办法调整这么多的客场比赛,来重新规划赛程。”所以我们坚持了原先的方案。

  然而那支球队在草案审核阶段再次联系我们,表示理解我们可能无法改动这段赛程,但是他们希望能够连续2周打完所有客场比赛,而不是打完客场后一路飞回中西部偏南的主场,之后再前往东部继续进行客场征程。所以后来我们调整了那段赛程,因为在我们看来,这是应该为球队做的事,原本我们考虑的是这段客场之旅过于冗长。然而他们恰恰希望如此,称这样更容易接受。所以我们同意了,“好的,我们会研究一下。”事实证明,我们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并调整好所有赛事安排。所以这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我们清楚自己的赛程安排可能会有待商榷,而球队的建议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问:所有的意见建议之中,你觉得哪些是可以接受的?而哪些建议你只能对球队说“我知道你不喜欢,但是你只能接受现实”?

  答:举例来说,我们通常会忽略一类意见。比如本赛季各支球队平均背靠背比赛次数是13.3。最少的球队是12次,泡泡直播官网注册而最多的是15次。大约有6、7支球队需要参加15次背靠背比赛,其中部分球队在看到草案之后提出意见:“我们不想进行那么多次的背靠背,请调整一下。”然而,总得有球队的背靠背比赛次数比别人多,为什么偏偏要改你们的呢?还是说我们得把所有球队的日程都修改一下?这样你们就不再是最多的了。这些是无需多想就会忽略的意见。另外还有更不起眼的建议,比如“你们可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但是我们更希望采取这种征战客场的方式”,如果我们可以调整,那没问题;如果不行,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我认为我们所做的赛程计划已经足够公平了。

  问:圣诞大战的日程是你们最先计划好的,并且其他比赛都是以此为基础安排的,对吗?

  答:圣诞大战和揭幕周的比赛是共同计划的,因为需要考虑参加球队和对位关系等影响。

  问:综合考量,圣诞大战无疑是NBA最重要的赛事之一。你如何决定由哪些球队参与圣诞节当天的比赛?当你选择这10支球队时,你看重的是什么?

  答:这里面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是哪些球队的场馆可以使用;二是以往有哪些球队曾经参加过;三是观众球迷希望看到哪支球队,你可以通过前几年的统计结果了解这方面的信息。只不过有时可能是一支年轻气盛的球队,或者一支刚经历过阵容大换血的球队。我们的媒体研究团队中也有很多优秀的数据分析专家,会搜集观众对于不同球队、对阵以及场景的喜好结果。

  今年我们的任务难度又增加了,需要避开NFL的比赛时间。他们不仅有3场比赛时间重合,而且这些比赛涉及到的球队都是非常优秀的,所以我们会试着避免“撞车”,比如说在圣诞节那天明知公羊队有比赛,依旧安排湖人队的主场。你肯定也不会将红雀队和太阳队的比赛都安排在圣诞节,诸如此类。这些都让我们的工作变得更加复杂,所以再一次,我们又得制定出数百种圣诞大战的计划草案。安排不同的球队,就意味着有更多的对阵可能,时间计划表也要相应改变。于是我们与ESPN商量,征求他们的意见和想法,试图能找到妥协方案。通常情况下,我们对于整体计划结构都能达成共识,只是可能在细节方面存在异议,不过我们总能妥善解决这些小问题。

  我觉得能在圣诞大战拥有现在这么多优秀的球队参赛,已经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过去几年的情况则完全不同。今年圣诞大战只能容许10支球队,也就是5场比赛。我或者任何一个人都能轻易说出13、14支球队够格参加这类重要赛事,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些艰难的选择。选择不一定是坏事,也许是一种幸福的烦恼,因为这意味着联盟有着众多天赋异禀的球队,球迷对于观看他们的比赛喜闻乐见。

  问:有一点令我很好奇。这份赛程表上参加圣诞大战的球队有76人队、尼克斯队、湖人队,我感觉每一年都是这些球队入选。不考虑别的,尼克斯队和湖人队可能是因为当地繁盛的媒体市场。但是你说会做大量的分析研究,预测收视率情况,我感觉其中有很多关键因素是我们并不熟悉的。那么每一年要确定哪些球队,尤其是那些不能固定参加圣诞大战的,你们需要研究收集多少信息资料才能作出决定?

  答:需要的信息量多到难以估量。正如我说的,这不仅关乎于预测收视率,不只是这些传统因素。你还提到了市场体量,我几乎没有考虑这一方面,我不认为市场体量是特别重要的条件。

  问:感觉尼克斯队和湖人队每年都能参加圣诞大战,无论球队实力水平高低。这其中的决定性因素还能是什么?

  答:直至去年,他们连续两年都没有参加圣诞大战,或者没有进行全国直播。所以他们每年都能参加的说法是不存在的。不过湖人和尼克斯的确是参加圣诞大战次数最多的球队。而76人队与尼克斯队,是NBA历史上圣诞大战出现次数最多的对阵,这里面有一定的历史渊源。不过我认为市场体量并不比历史原因更加重要,那只是一项条件,是我们考虑的众多原因之一。对于你所提问的研究,那需要无比庞大繁琐的工作量。很多时候你必须依赖这些某种意义上存在瑕疵的模型来完成计算分析工作。

  我们以孟菲斯灰熊队为例,这是一支新生力量,有多场比赛进行全美电视直播,不过回溯以往,这支球队并没有太深厚的历史底蕴。我们可以看下他们的季后赛转播收视率,相当喜人,尤其是在对阵金州勇士队的系列赛中,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我们大致可以推断出灰熊队的收视情况和比赛表现,我们的团队正在与乔-杜马斯、Byron Spruell,以及联盟办公室一起思考研究,从篮球的角度来分析这些参赛球队的表现会如何,会展现出怎样的竞争性。对于某支球队而言,存在的风险隐患是什么?这再明显不过了。这些球队都有可能发生交易,你必须要判定哪些发生的概率较大。我们善于激发收视人群的观赛兴趣、以及为比赛双方宣传造势、制造看点,唯一担心的就是交易发生的可能性、以及球员自由签约、或者伤病问题等。这些都需要考虑进去。

  问:既然你提到了,我想多问你一些。你们只为爵士队安排了1场ESPN或者TNT的直播,篮网队的全国直播比赛次数被减半。这是否传达了某些信息?或者这么问吧,NBA联盟究竟发生了什么?

  答:我们肯定不比你知道得多,也没有比广大球迷知道得更多。不过我们也会跟大家一样,阅读每一篇报道。我认为我们的立足点仍是制定出一份电视直播的最佳方案,并试着降低各类风险。我们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就是为某一支球队全年安排大量转播计划,结果这支球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阵容变动,球员名单与当初截然不同。因此我们总是保留调整直播计划的权利,这样假如任何一支球队表现超出预计,或者实力突然大幅补强,我们可以在赛季后半段为其增加转播次数。然而今年的总体思路是采纳较多的折衷方案,以防过多的意外事件发生。

  问:好的,所以你在制定赛程时,确实会将球队人员变化以及由此可能产生的结果考虑在内。

  答:是的,没错。每一年的情况都不同。在夏季休赛期接近尾声阶段,仍有这么多高级别球星去向不明,这是非常罕见的情形。但是我们不可能等到一切尘埃落定、球员们都到新东家报到之后再公布赛程,因为我们无法确定这些是否真的会发生。我们必须持续推进工作进度,根据手上现有信息资讯,做出最优判断。

  问:几年前,你们在赛程中安排了大量鹈鹕队的直播场次,然而那一年他们并不是特别出色的球队,蔡恩-威廉森那个赛季因伤缺席了一部分比赛。这样的安排给了这些身处小球市、缺少巨星球员的平民球队绝佳的曝光机会,我想这也是你们的初衷之一。我想知道你们是否会借鉴那个赛季的情况,在制定全国电视直播计划方面是否愿意冒险,让一些冷门球队参加当季电视直播的重要赛事?

  答:我觉得在全国电视直播方面,确实有一些球队已经具备成熟的品牌效应,考虑到他们比赛的收视率情况,有时无需过多在意这些球队的实际赛场表现。不过我认为当前联盟大小球市的概念正在逐渐模糊。你看近十年间获得巨大成功的球队,无论是赛场成绩还是转播收视率,有俄克拉荷马雷霆队、密尔沃基雄鹿队、甚至金州勇士队,旧金山确实是大球市,但是在勇士队建立王朝之前,他们并没有被看作是一支具备出众品牌效应的豪强球队。所以有很多非传统豪门球队,凭借自身优异的赛场表现,或者是本队球星独特的魅力和影响力,逐步走到台前成为全联盟的关注焦点。

  我们努力尝试向这一方面调整。我认为大部分矛盾源于如何去平衡调整的程度和速度,对吧?如果有一名冉冉升起的潜力巨星,率领着一支前途光明的球队,你是否会当即给这支队伍安排20场全国电视直播比赛,看看效果如何?或者是逐步培养球队收视受众,打造吸引眼球的故事情节,营造积极进取的氛围声势?

  若能打进季后赛,球队形象会得到显著提升,因为季后赛的观众要多于常规赛。当一名年轻优秀的球星率领一支朝气蓬勃的球队进入季后赛,无疑会在全国观众面前得到更多展示实力的机会,与常规赛转播相比效果更佳显著,所以一切都顺理成章。你可以看看近年来我们为独行侠队所做的安排,稳步增加球队的曝光率,同时卢卡-东契奇也在持续提升自己在NBA的球星档次。还有今年的灰熊队,18场全国直播应该是队史上前所未有的。这是我们竭尽全力所期望达到的平衡效应。你提到了蔡恩-威廉森,他的确存在一定的伤病隐患,这只是一部分原因。球星的严重伤病史确实会影响我们所做的决定,会适当考虑减少直播场次,纯粹是为了降低伤病带来的风险。但是不难看出,我们最终目的仍是将球迷喜爱的球星尽可能多的呈现在他们面前。

  答: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不过我们拥有大量的比赛可选。通常情况下,我们所提供的都是最受瞩目的比赛对阵。这里遵循的是镜像原则。如果是东西部球队对抗,那么一个赛季两支球队仅会碰面2次,这两家电视台都希望能得到转播权。以今年的金州勇士队和波士顿凯尔特人队为例,我们会确保其中一场在TNT直播,另一场在ESPN或者ABC直播。赛区内部的对阵也是类似情况,相关球队会打三到四场比赛。对于每一家电视台都渴求的对决,我们会保证其中一家直播两场,另外两场则会分给另一家电视台。幸运的是,每一组对决都不止一场,这使得我们在分配比赛直播权方面可以尽量做到公平公正。

  问:是否会有球队游说你们,以期得到参加圣诞大战或者更多全国直播场次的机会?球队可能不止是抱怨,是否还会要求更频繁的曝光次数?

  问:你会考虑球队提出的这些意见吗?甚至是像去年孟菲斯灰熊队那样,我记得多名球员公开表示球队参与的全国直播比赛场次偏少,贾-莫兰特也在Tweet上质疑如何才能得到更多的直播机会。我明白这项工作主要是由电脑根据特定模型来完成,但是最终仍然是人来拍板定夺。

  答:我们会详细研读来自各支球队的建议意见,无论是公开的还是私下的。我认为这些球队的游说不能让我们改变想法,因为那样会导致所有球队将心思都耗费在游说上,一切就会演变为各家之间的追逐游戏。但是我们会悉心听取球队、球员,以及直播平台搭档的想法,纳入考虑范围之内,统筹规划尽力做出最好的安排。游说并不会产生直接的影响,不过我们很乐意听取来自各方的意见。

  问:让我换一个全新的话题。我注意到今年选举日没有安排比赛,因为联盟更加关注公民参与意识和提倡投票,这是非常值得赞赏的做法。这其中的初衷是什么?那么从安排赛程的角度,你是如何根据为11月份特定一天空出日程的要求进行调整呢?

  答:同样的,这也是大约一年之前首先纳入考虑范畴的条件。当时刚结束2020年大选,许多球队的场馆都被当作投票站使用。这种做法可行纯粹是由于当时NBA新赛季尚未开始,然而那是新冠疫情导致2021年所有比赛推迟的缘故。所以我们开始商讨球队如何积极参与2022年中期选举的相关事宜,主要是与社会正义联盟——这是在2020年,由联盟管理层、球队老板、球队管理层以及球员们组成的联盟,旨在推进社会平等正义活动——讨论今年的计划安排。初衷就是如果我们在支持公民积极参与投票、行使选举权等方面是严肃认真的,那么在选举当天安排多场比赛的做法——从过去来看,选举日往往会有4至8场比赛——就显得自相矛盾。从球员、球迷、球场工作人员参与选举的角度来看,这也不符合我们想要传递的信息。所以我们才会有这样的想法,也就是假如在选举日当天全员休战,让每一名NBA球迷,包括家人都可以顺利参与选举投票,一切会是怎样?

  之后我们想得更加深远:如果决定在选举日休战一天,又因为原则上我们尽量避免让球队进行背靠背的比赛,这就是表示球队几乎都得三天两赛,意味着周一和周三我们必须安排相当多场次的比赛。于是我们又延伸出一个概念,就是让30支球队都在周一进行比赛,以此作为弘扬公民积极参与决策的主要庆典活动。所以我们将11月7日星期一定为本赛季的公民参与日,所有球队都会参赛。15支球队主场作战,另外15支球队征战客场,不过从国家的角度来看,这更是一种NBA联盟负起责任的表现,我们希望放大并传递想要表达的信息,那就是公民参与意识、积极行使投票权,让大家可以在选举日结束之前就出门投出神圣的一票。

  我们认为这对于NBA大家庭来说是一次绝佳的机会,能够展现积极的能量。从制定赛程的角度来看,这一切并不难,因为我们之前就经常通过三天两赛的方式来减少球队背靠背比赛的次数。如果你仔细看剩下的赛程,会发现三天两赛的比例相当高。比如,感恩节不安排比赛,因此在感恩节前后的周三和周五都有多场比赛开打;NCAA锦标赛决赛安排在周一,当天NBA也没有比赛,而周日和周二也有多场比赛。联盟下半年赛程之中,每周四安排的比赛并不多,一般来说当天会有2场比赛,以及少量候选比赛,远少于平时。你可以看出周三和周五的比赛数量较多,因此对于我们来说,穿插安排个别休战日,并且在前后两晚多安排一些比赛并不是一件难事。

  问:无论是从模型上看,还是通过迭代来计算。你最终总共要审阅多少场比赛的赛程?

  答:我要说一个数,别人总是说听起来像是假的,不过我敢保证这肯定是线场比赛,那么不同的赛程组合数目可能与宇宙中的原子数量一样浩瀚,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让人无法想象。我们根本无法去评估所有的排列组合。

  即使我们的计算机尽全力运算,也很难算清楚,因为它的速度有限,又是通过树型搜索的方式来进行运算。比如像你所说,“我通过树型搜索的方式挑出了一套赛程,摒弃了其他所有的可能性”。所有被摒弃的可能性约有上万亿种,原因也许只是最初的安排略有不合理。不过制定赛程的软件能够高效评估数十亿种方案。我们自己无法全部审阅,但是可以通过计分方式来比较。根据我们添加的限制条件,每一套方案都会被赋予一个分数。我们只会审核分数最高的方案,不过仔细看完1230场比赛也具备相当大的难度。

  因此,我们在评估初期只会考量最关键的因素指标。赛程中一共有多少场背靠背比赛?征战客场的里程数是多少?每支球队能有几次周末主场作战的机会?以上这些问题的范围标准是多少?这个标准是过于严苛还是过于宽松?有多少次令人痛苦不堪的客场之旅?我们自有一套方法来检验客场征程的合理性,比如说不会让一支东部球队连续前往洛杉矶、休斯顿、波特兰、奥兰多等地进行比赛。所以能够很快排除绝大部分方案。

  我们在整个过程中,大约会亲自审核上百套方案,之后会缩减到数十套。而在接近审核尾声阶段,应该就剩下几套候选方案了。正如我所说的,基本上就是挑出一套自己粗略一看觉得最顺眼的,然后认真细致的进行钻研,再适度进行调整。其实从数十亿套减少到数百套的过程耗时很短,但是从数百套到最终选定的一套,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答:宇宙中的原子总数大约是10的80次方,也就是1的后面有80个零。然而所有赛程方案的数量达到了10的1200次方,甚至高到我也无法说清。我连10的80次方都不可能计算清楚,更别说10的1200次方了。

  问:我可能连10的一次方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你已经很厉害了。我还有2个问题,都是围绕你为了减少球员奔波路程、缓解球员疲劳程度所做的努力。我知道今年球队会更频繁的连打两个客场,会有更多球队会在洛杉矶或者纽约多待几晚,连续进行比赛。这样会相对减少他们的飞行里程数。你是否将此作为限制条件,有意进行这类安排,目的在于降低球员长途跋涉带来的劳累?

  答:是的。关于这一点也是一言难尽,因为多年以来,人们关注重点之一就是背靠背的比赛,话题永远离不开取消背靠背、减少背靠背、再少一点背靠背等等。首先,目前尚不明确这种做法能否让我们达成所愿,包括降低伤病频率、保护球员健康、保障球队休息、维持竞技水平等。数据已经表明这样不断奔波以减少背靠背的做法,是我们达成目标的必经之路。越来越少的背靠背比赛无疑是有益的,不过我们已经将每支球队的平均次数从 19次减少至13次。我们无法得知减少次数能为球队带来多大的好处,甚至是否能对球队有帮助都无从得知,因为球队隔一天就要打一场比赛将成为常态化。从数学的角度上来说,想要再度大幅减少背靠背比赛次数,已经是无法实现的了。

  球队对于上述做法的意见在于,尽管降低了背靠背比赛的频率,但是以往连续2至3天的“休息日”也随之减少。因为之前当你在周一、周四和周五比赛时,那么自然就会有2天的间隔可供休整。现在球队的比赛时间是周一、周三和周五,确实不用出席背靠背,但是也失去了连续2天休息的机会,而这无疑是一个极好的机会让球队放松,无需外出旅行、无需组织训练,这对于一支NBA球队来说实属难得。

  答:没错,为了减少背靠背比赛,这是迫不得已的利益交换。我们所了解到的是,尤其是在对伤病的调研以及与球队的商讨中,长途旅行是除了背靠背之外,另一项加重球员身体负担的关键因素。想要减少旅途劳累,只有3种办法,毕竟每支球队都要打满41场客场比赛,对吧?最便捷的办法就是一次性打完全部41场客场比赛。球员离家出门,每到一个城市,就打完全部的客场,再去往下一个城市,打完41个客场之后才能回家。这样必然是旅程总数最少的,等于是环绕全美,以及加拿大个别城市的一趟超长旅途,经历的麻烦也最少。而旅程总数最多的就是整季外出41次,每次只打1个客场。球员不停的外出、归来,重复41次。各支球队所追求的必然是这两者之间的妥协方法。

  要在传统赛程上降低旅程劳累程度,只有3种办法,一是尽量避免球队外出只打1个客场就回家的情形,因为这样效率最低;二是只要球队出行,一定程度上增加他们的客场次数,提高4连客,甚至5连客的频率,同时减少2连客和3连客的次数;三是如果要在同一个城市打多场比赛,就一次性打完,不要两次外出飞往相同的地方。所以最后一点才是我们真正采用的,而且集中在洛杉矶2支球队和纽约、布鲁克林的2支球队身上。今年我们的赛程上出现了33次这类情况,每当一支东部球队抵达洛杉矶,将接连挑战当地2支球队,这样就无需多次飞往洛杉矶。与此类似的是,西部球队,甚至是一些东部球队来到纽约时,也是如此安排。

  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引入这套“系列赛模型”,就像一轮棒球系列赛,在客场与对方球队连续打2场比赛。这种方式实际上就是疫情时期的做法,因为乘坐飞机外出毕竟具有一定的疫情风险,这是我们的球员健康专家所建议的,尤其是当时还不允许球迷进场。之所以没有采取这种“小系列赛”模式,原因是联盟担心如果同一支球队连续2次挑战本地球队,比赛票房可能会受到较大影响,而这个问题在疫情严重的赛季并不存在。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来测试“这种系列赛模式是否可行?”“我们能否让一支球队连续2次客场挑战主场球队?”

  根据我们的了解,这种做法完全可行。一是航班计划可以满足;二是球队会喜欢这类旅行,因为毕竟减少了1次不必要的出行;三是某些时候必须要打背靠背比赛。不过虽然都是一次背靠背赛程,但是现在不需要球队奔波了。1次无需出行的背靠背,远比背靠背比赛中间还得凌晨3点赶飞机前往其他城市要强得多。在避免球员劳损方面,这样做确实有益无害。我们没有预料到的一点是,有不少球队表示从战略意义上讲,这样的系列赛模式对于他们是有帮助的,特别是临近季后赛阶段。连续2次对战同一支球队,而且第一场比赛后短时间内必须做出调整,有利于球队适应季后赛的心态节奏,因为都是与一支球队连续打多场比赛。所以大多数球队支持这样的计划。

  去年我们在赛程中设置了23个此类“小系列赛”,初步试验在正常赛季的施行效果如何,因为现在球迷可以进场观赛,我们想看这么做会对本地票房经济造成怎样的影响。尽管只是小样板测试,但是我们发现相关收入没有因此产生任何波动,就与其他普通比赛一样。我们觉得可以再大胆一些,扩大测试范围。所以本赛季我们设置了55个,加上33场洛杉矶和纽约、布鲁克林的比赛,也就意味着今年两支球队在同一城市连续对战两次的情形总共会出现88次。

  由于这类连续客场作战无需搭乘航班,使得我们大幅减少了球队的旅行长度,本赛季每支球队平均飞行里程数降至约41000公里,这是联盟建立30支球队、82场常规赛制度以来的最低值。从全联盟的角度看,总共节约了大概50000公里的旅行距离,足足能够环绕地球2周。所以其中涉及到的不只是篮球比赛质量和球员健康问题,更是符合可持续发展的要求,毕竟赛程中节省了如此庞大的飞行里程数。

  问:这真的很有意思。不过也会让我开始思考,这是我剩下的疑问,你安排了这些在洛杉矶和纽约的比赛,似乎已经将每支球队的背靠背比赛数量降至最低,同时增加了这种连续2个客场的安排。还有哪些方法可以降低球队的旅行劳累程度?你觉得通过以上方法,在联盟管理层面,设法减少球员、球队疲惫程度是否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

  答:我不知道。换做是3年前,我也许就会说在控制背靠背次数、保护球员健康等方面已经达到了极限。 疫情给予了我们这样的机会,可以试验此前从未有过的做法,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全新的时机。所以,我也说不准未来几年会不会有新的想法,从而创造更新的做法空间?假如有一天我们打算改变82场比赛的制度会是怎样?可能会显著减轻赛程制定的负担,也有可能减少球员受伤次数等。这对于我们来说将会是一种重要的控制手段。

  与4、5年前的赛季相比,新的劳资协议让常规赛的日程延长了一周左右。比赛场数仍保持在82场,但是总体时间多了一周,这也使得我们可以将比赛之间的间隔适当拉长。这是我们用以减少背靠背次数的重要方法之一。所以你永远都能够探索新事物,关键只在于特定时间下最优先考虑的事情是什么。

  我们仍然没有最大限度的利用好“系列赛模型”。今年我们已经安排了55次,每支球队平均不到2次。那么每支球队需要与12个对手分别打2场客场比赛,对吗?与同赛区4支队伍要交手4次,还有与同分区的另外8支球队,你将要在赛季中某个时间前往这12个对手的主场连续进行2场比赛,而每支球队平均只有2次这样的机会。所以如果这种“系列赛模型”被证明是可行的,我们必定会进一步深化运用,目前仍有大量空间可以实施这种方案,从而减少球队出行距离。不过正如你所说的,每支球队要打完41场客场比赛,所需的出行距离确实有一个理论上的最低限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